湖北新增病亡6例 721例无症状感染者尚在医学观察


1月18日,他是在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下连夜奔赴武汉的?在武汉的18个小时里,他和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做了哪些调查?“人传人”的结论是如何得出的?

钟老师终于停下来,闭上眼睛,将头靠在了椅背上休息。他满脸倦容,眉头紧锁,两鬓的白发,在餐车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我心中一动,举起手机,偷偷拍下了这个画面。

我知道钟老师已经很累了。但他从来都不会说。从来。

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,赶到了省卫健委,静候会议结束。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,专家们进行各种讨论。

潜意识里,我一直担心接到这个电话,但又隐约觉得这个电话迟早会来。去年12月以来,不明原因肺炎的消息陆续从武汉传来,钟老师一直为之忧心忡忡。事实上,包括我们医院在内,整个广东都已严阵以待。毕竟,17年前的“非典”给我们留下的教训,实在是太刻骨铭心。

楼下是马德里市区主要的干道之一,常常车来车往,现在车辆和行人都少了很多。

无理由闲逛者,一律罚款600欧元

我们坐上了直奔南站的车,一路飞驰。我和钟老师一路无话。只听钟老师喃喃自语:2003年非典挺过去了,没想到17年后又发生这么大的公共卫生事件。

外卖很发达,却没有实行“无接触配送”

西班牙地处南欧,阳光特别好,晒太阳是老人们保持身心健康的好方法。但是,戴口罩却是许多老人不愿接受的。我家公寓楼下的门卫老先生也已经70多岁了,疫情发生以来,没见他戴过一次口罩。我担心他是因为买不到口罩才不戴,就给了他几个,告诉他不够可以再来拿。可他却说,没事的,不用过分担心。于是到现在,他还是没有戴上口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