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访武汉首批“方舱医院”武汉客厅
来源:探访武汉首批“方舱医院”武汉客厅发稿时间:2020-04-02 09:47:48


没想到,这些防疫用品居然自己先用上了。1月28日,德国发现了首例确诊患者,不久,多个往来中国的航班被取消了,我的航班也在其中。

3月26日,结束了在酒店为期14天的隔离,接受了三次核酸检测均为阴性,我终于能安心和家人团聚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虽然德国确诊病例数逐渐增长,但人们对病毒并未重视。2月底,德国最大的科隆狂欢节如期举行,超过一万人参与了狂欢节游行,我的朋友圈里也有几个中国人参加了狂欢节,并拍视频晒出了当时人挤人的盛况。

这一段历经了32个小时的行程,跨越亚欧大陆,穿越七个时区,搭乘了出租车、火车、飞机和120急救车。测了超过7次体温,电子体温计测过额温、手腕温度,还有红外线测温。回想全程,都觉得是一次魔幻而难忘的经历。

有哪位国务卿在应对紧急事件时表现得更糟?自二战以来,可能没有比蓬佩奥表现更差的了。在应对疫情过程中,除了在特朗普类似真人秀的发布会一次露面之外,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身影。

目前,福冈县通过日本厚生劳动省请求派遣相关对策小组进行应对。北九州市决定对尚未接受新冠病毒检测的约600名医院职员和183名住院患者全部进行检查,但由于人数众多,已开始请求福冈县和福冈市的协助。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这种情况下,身边一个人的咳嗽,都会引起周围人极大恐慌。

疫情发生后,没有人戴口罩。德国人普遍认为,健康人是不需要戴口罩的,只有患病的人才需要佩戴口罩。虽然无人佩戴,但在2月的德国,药店里也仍旧买不到口罩,价格也一直在涨,直至2月底意大利疫情暴发,亚马逊上口罩的价格已经翻了十倍。

回国前,虽然德国已经有上百病例,但人们的生活如常。周五的超市里,仍然有许多外国人携家带口去采购,学校的餐厅也仍旧在午餐时坐满了人,意大利病例的增加并没有让德国乃至其他欧盟国家的人引起重视。

3月16日以后,德国终于采取了关闭边境的措施,也下令限制人们出行。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电视上对全国人民讲话,说:“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,德国人面临的最难的困境。”